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曹小莉的博客

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

 
 
 

日志

 
 
关于我

今年一百岁,见证辛亥革命。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九十五岁翻译家沙博里在华六十年  

2011-12-29 16:3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在网上读到定居中国半世纪以上的美国人沙博里教授已经九十五岁了,倍感亲切,使我想起一些往事和几个永难忘怀的外国人士,竟然也有三十年了。

       八零年夏,我沾光跟先生苏阿冠博士去北戴河度假,认识了沙博里先生和她的妻子凤子。他坐过几年中国监牢,是一位美国犹太人,中国话讲的很好,很博学,他 的妻子是中国人,一位戏剧演员,还是一位作家和翻译,我相信她年轻时长得挺时髦漂亮的。凤子很幽默,有一次出去玩,商店要华侨和老外多出几倍的钱,她出口就一 句:Stand and deliver! 我刚在大学学会这句英语,马上接上:“这叫拦路抢劫”。我记得沙博里和她后来一再告诉我,你毕业后可以跟你先生合作翻译,没有很多夫妻母语分别是英语和中 文,这在中国是绝对优势。我还真听了他们的话,在大学期间,和苏阿冠合译了一本书,“桥牌五周通”,还有一位合作者黄乃江,我们移民之后,才知在八六年曾一度畅销,我们得了几千人民币稿费,对我们在加拿大来说,是一笔小钱,我把钱送给了在中国的父母,很高兴尽了一点孝心,同时练了笔。
沙博里对文学很钻研,很爱说话,瘦瘦高高的,戴着斯文的眼镜。好像他当时没有其他住中国的外国专家受重视。比如医学专家马海德,新西兰诗人路易艾里,他们比较受毛泽东保护,因为早期去过延安。当时他也没有其他几位有名,比如外文局的爱泼斯坦,因为坐过牢,同时是搞新闻的,声音特别好听,写过一些重要文章,在北京很有名气。还有寒春 和阳早,美国夫妻,农业专家,美国友好人士韩丁的妹妹妹夫,还有另一位新华社的美国人李敦白Sidney Rittenberg,在中国一共坐了十年牢,他带着中国妻子在友谊宾馆我们的婚礼上还是有说有笑,妙语横 生。自我介绍“我就是臭名昭著的李敦白”,引发了在座的熟知文革的中外宾客哈哈大笑,而来华不久的外国专家们听得一头雾水。

 

又想起一桩奇遇。七三年,我从兵团回到北京当工人已两年了,整日梦想去读书,我的中学恩师孙为美安排我和她的女儿宋罗兰去外语学院教师王若谨家中玩,让她指点我们的迷津,王若谨是孙老师早年的得意门生。王老师领我们去对门的张冠林老师家拜访,两个和蔼的外国人也在那儿做客。他们开着玩笑说这女孩是个英语迷,鼓励我说英语,外国人很好奇地问我怎么不考他们学院,他认为我将是一个优秀的学生,他们问王张两位大学老师,为什么已有很好英语基础的人不能通过考试上大学,我才知道他们是北京外语学院的英国教授大卫克鲁克David Crook 和她的妻子Isabel。克鲁克教授被打成间谍入狱五年刚恢复工作,对中国国情一点不了解,那年头大学没有考试,只有推荐。他们一再告诉我鼓励我,千嘱万嘱要我别放弃学习。没想到六年多之后,再见到这两位可尊敬的教授时,我是穿着婚纱幸福的新娘,同时也是英语专业的大学生,他们是我新婚丈夫的宾客,这样的巧遇本身就是一个美好的见证。我在最没有希望的漫长的等待中,从没忘记过王若谨和张冠林老师对我的关心和帮助,以及这对外国专家对我的赞赏和鼓励,我记得当年他和夫人坐在我两边,拉着我的手,用真诚的眼光看着我,告诉我即使没有机会读书,也永远不要放弃希望,中国需要人才,学校会招收学生的,我的梦想一定会成为现实。谁会想到多年后,我们的再次相逢如此富有戏剧性色彩,他们对阿冠说,你的新娘我们早就认识了。

 

      我结婚之后有幸跟在京的这些对中国友好但受过怀疑迫害的外国人都有过接触,而且去过这些人的家中作客,还留下一些珍贵相片合影,当时并没有很多的 历史知识,也没有水平与他们作深刻的探讨,只觉得这些人真是热爱中国,热爱中国文化,或者至少热爱中国妻子和中国丈夫,所以也追随了中国,见证了中国的共产主义革命。
我们去过沙博里家几次,他们住在北京什刹海后海的独家小院里,和马海德家很近,我们骑着日本的小摩托车一串就是几家。他们的生活和住的四合院和中国的部长级相似,但我感到他们事实上并没有得到真正 的信任,他和凤子都挨过很多整,他们只是中国关闭政策中需要的外国点缀,但他们把一生献给了中国,沙博里在中国夫人的合作下,把中国的古典文学如水浒等巨著介绍给了英 语世界,他是一位极其勤奋而多产的翻译家和作家,我和阿冠在遥远的加拿大,祝他健康长寿。

    写到这里,我想起另外一位我佩服的翻译家杨宪益先生,他和他的英国妻子Gladys把红楼梦译成英语,使这部伟大的作品流传到世界。记得在一个北京很冷的夜晚,我们几 个年轻人捧着一个蛋糕,由彭文兰(英国华人女孩,伦敦来的,电视台英语教师),另一个美国华人女孩Kim,(纽约来的,外文局翻译),加拿大华人女孩黄明珍(蒙特利尔来的,外文局翻译),苏阿冠(芝加哥来的,英国华人科技专家)和我(土生中国人,在校大学 生)组成一个唱歌班,在杨老的家门口祝他们圣诞快乐。杨老和他妻子戴乃迭都已经喝了不少酒,高兴得像孩子一样,我们一涌而进,在他家又吃又喝又唱,那是我 第一次沉浸在圣诞的歌声中,杨老说,你们不要走,就在这儿玩,就在这儿唱,玩多晚都没关系,我们就喜欢年轻人。

        

    一九八九年六月,我在加拿大电视上看到杨老慷慨陈词,虽然他的面容被半遮着,我们听声音知道一定是他,他在痛斥政府开枪。他是一个真正的有骨气有精神气质有满 腹才华的中国文人,他的英国妻子因为爱他,也爱上了中国,在文革中陪他坐牢,陪他度过黑暗的岁月。今年夏天,我遇到杨老的外甥女,一位画家和作家,她告诉 我她舅舅舅母晚年的生活,他们的爱情,他们的遗憾,他们所受的波折,他们对中国这片土地和对人民的热爱以及他们对中国文化的贡献。这位大姐姐送了我一本她 的自画自写集,我几乎一夜不睡,一气读完,她的舅舅舅母,她的父母,她的婚姻爱情挫折,她的狂热中学生革命情怀,与团支部书记一起写血书给古巴卡斯特罗,至今手背上刀痕犹在,(我告诉 她这不是革命,而是青春荷尔蒙驱使。她承认,后来果然嫁给了那位鼓动者),以及她的文革前大学生经历,我看到杨老的精神流淌在他家族下一代的血液中。中国,我有时 恨你,想远离你,但我又怎能不爱你,不靠近你,你有那么深厚的人文底蕴,那么优秀的众多的儿女。

  还有一位苏鸿熙博士,心脏外科医生,协同他的美国妻子Susan五十年代回归祖国。苏开明翻译和他的美国妻子索菲娅,陈必娣(Betty  Chandler)随她的中国医生丈夫来华,即使离婚之后也再没有回美国而是终老在北京。在我们的相册里,他们的形象永远栩栩如生,音容笑貌宛如眼前,这只是我所认识的一部分在京定居的老专家,我相信还有许多普通的外国人把中国当成他们永久的家,平凡地生活了一辈子而不为人所知。

 

八十年代初,是北京最宽松自由开放的时段,阿冠的美国英国朋友中有许多在各大学教英语,还有记者,外交家,商人等,还有不断来京的美中友协的参观团,他们和在京长期定居的这些老专家们一起,成为中国向外开放交流的天然桥梁。

 

世界上有这么多人充满了理想主义,无论是中国人,外国人,他们注定不会象一般人那样终老于出生之地。他们对人生的某种追求注定了他们的生活轨迹。我,一个 晚辈,一个平凡的小人物,在人生的某一段路上,与他们擦肩而过,在他们身上,汲取了一些宝贵的精神力量。他们的人生意义,将在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上,留下 几页篇章,留待后人评说。我希望评价他们的,不应当仅仅是当政者和时髦记者,而应该有他们的亲人,他们的同代人,他们的见证人,而最重要的是他们自己的传记和心路历程。
我祝福已逝者,在天之灵安息;我祝愿在世者,福寿安康。

 

                                                                                    二零一零年温哥华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