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曹小莉的博客

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

 
 
 

日志

 
 
关于我

今年一百岁,见证辛亥革命。

网易考拉推荐

答文友书(四)  

2012-02-16 16:2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函韩牧亚坚兄及众文友                           曹小莉

 

惊蛰时分,天地万物皆醒,纷纷出洞。动物界如此,何况灵长类之首的人类。一反二十年保守传统,大家各自耕耘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逢年过节见个面,两年一度,出钱出力,加拿大国际文学研讨会上认真讨论美国华裔作家的乡愁和文学成就,整个一个活雷锋群体。今突见惊蛰,突见自我,缘自韩兄发现电脑天地,有了施展文思的擂台,继而亚坚呼吁“走出斗室,粉墨登场”,号召大家与“名优名伶”决一短长,恐怕任重而道远,我辈会努力追随亚坚的壮志,并为他摇旗呐喊,当他唱练俱佳,踞守戏台时,我将组织一干老少贤才为他跑龙套。先透露一点,廖夫子以桂林花腔男高音,十数年间在不同场合表演“五朵金花”“冰山上的来客”等经典金曲,艺惊四座,到时可不能放了他。越思越觉亚坚所言极是,希望阿坚中坚中间中奸等一众夫子,绝不要正襟危坐,更不必忧国忧民。枫叶国富国强民,不须我辈担心,故国国民如今灯红酒绿,夜夜笙歌,更无须我辈忧虑,让我们重温诗魔洛夫“春天来了”的诗句:“让我们拈花惹草吧;让我们吃喝玩乐吧;让我们谈情说爱吧,因为春天来了。”(大意如此,并非确切原文。)

 

韩牧伉丽一向爱猫敬猫,韩府素有“小虎堂”“白虎堂”之别称。想他家曾有斯高特小虎坐镇,顽鼠岂敢造次。斯高特不幸仙逝,今日韩兄继承遗志,每日手擒老鼠把玩十小时以上,玩得精疲力竭,昏然倒睡电脑乡,半夜三更韩嫂又擅自上阵,再接再励,玩得小鼠伤痕累累,斯高特九泉之下,可堪告慰,不久刘惠琴大姐就会惻隐心大发,为他夫妻送来新鼠,刘姐近年来每见文坛或个人佶拘,总是慷慨解囊,她本人多才多金,还有在美国当律师的儿子当后备。近日电脑信箱爆棚,大部分是来自韩家,想鼠爪滑动挣扎之际,美文如溪流涓涓而出,那江河奔涌之势是指日可待的。

 

我等北方人何其有幸(粤人统称广州以北的人为北方人),韩兄函授广东民俗民志,不受分文,还有美言傍耳,美誉加身,让人听来喜滋滋,赶明儿还得寻名师拜艺,练点西班牙墨西哥俄罗斯印度地中海舞,以备不时之需。看来在加华作协文坛也不容易混,除了要免费定时供稿,不骄不躁,现在是不是又提高门坎了,要文舞全才才行。斗胆提一建议,老会员免了,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号以后的申请者,要吹拉弹唱,滚爬摔打,能歌善舞,能说会侃,日产千文者优先录取,此议题是否留在双木风景瘦美人家中理事会上再研讨。有亲属如汪文勤曹永正夫妻者更应择优而录,一封信一个电话就获取赠金一万,我等耗心费力,为加拿大中文媒体集体爬格达二十年也没挣到这个数,只好在招收新会员时打歪主意了。汪小姐虽长驻中国却心系温哥华,大作频频,从温西住家旁山泉淙淙写到大漠长风中母亲在新疆河边的捣衣声,文风婉约,情真意切,更可贵的是发达后不忘反馈社会,才(财)女供稿又捐钱,有知我协会,助我协会者如此,更欲何求?

 

说起韩先生给我的内号吵小利,我得过一个外号,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话说文化革命大串联,在老牛破车缓缓开动的一节火车车厢里,夹在一大群四川中学生的包围中,我们两北京女孩一个唱歌一个跳舞,然后舌战群儒,几小时后,带着几十个名字和通信录我们在一小车站挥手告别,“闹山雀,后会有期,后会有期,闹山雀。”我永不会忘记那些青春热情的脸。谢谢这个内号,我就不客气收下了。广东人称舌为利,所幸父母当年比较谦虚,没有名小女为“大莉”,否则“大舌头”说话不清不楚的,可上不了“春餐”台面,这可是满座鸿儒无白丁的地盘呀!

廖凶,罪过罪过,电脑不肖,害我得罪多年文友。廖兄行文一向缠绵緋惻香艳,极富人间想象力,一句“香妃府”,令人遐想非非。中坚如有猎奇之心,庭院深深,香闺怨曲,或许可挖掘出几大篇惊世警世之作,那时加华文学罗曼史大家头衔非君莫属。

 

顺祝春安。                              吵小利兼闹山雀

 

 

附文友信件往来

韓牧兄暨諸文友:

            韓牧言及梁佩意見,提議下次我們自己表演節目,余覺得主意甚妙.記得在海天皇宮有劉再復,古華均到場那回,就是如此,其時史國良唱藍花花,依娃,阿濃等人各有表演.你方唱罷我登場,幾乎掀翻了屋頂.因彼此相熟,顰有為顰,笑有為笑,舉手投足都心領神會.除卻曹小姐舞姿翩翩,聲音婉轉,香妃可以歌唱,戲曲專業的啞弦可以掉一嗓子,洛夫可來段朗誦,其夫人也有一把好歌喉.大道相通,其身段才藝,決不下于名優名伶.那些憂國憂民,不苟言笑,專門描寫悲歡離合的女才子老夫子走出斗室,粉墨亮相,表現真實的自我,豈不快哉?

  不知諸君意下如何?

祝夏祺!

                                               亞堅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