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曹小莉的博客

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

 
 
 

日志

 
 
关于我

今年一百岁,见证辛亥革命。

网易考拉推荐

儿 子 生 日 漫 笔 一位妈妈的爱  

2012-02-03 16:32: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 子 生 日 漫 笔

一 位 妈妈的 爱

 

曹 小 莉

2012年02月03日 - 曹小莉 - 曹小莉的博客

(我可爱的娃娃,你只有三个月大,你怎么能有这么明亮的眼神在看这个世界。看看你的小手,居然长得像模像样,还有指纹和指甲,简直不可思议。我每天为你唱催眠曲:睡觉吧,我的宝贝,小鸟儿已经回巢,花园里多么安静,厨房里黑如漆,小羊儿都在休息,天上月亮在亮晶晶,你安睡在月光里,睡觉吧,我的宝贝。我在少女时代学会的这首歌,现在抱着你唱着这摇篮曲,真不知是在天堂还是在人间                                                                                         

                                                                                                  摄于一九八三年春夏之交)
  

我 的 小 宝 宝 , 你 已 经 十 一 岁 了 , 比 起 几 个 月 前 , 你 又 窜 高 了 几 公 分 , 简 直 是 青 青 的 竹 子 , 在 温 哥 华 的 细 雨 斜 风 中 拔 节 而 长 。

 

去 年秋叶 飘 落 的 时 候 , 爸 爸 妈妈送 你 去 圣 乔 治 小 学 报 到 , 你 在 原 来 的 小 学 跳 了 一 级 , 并 通 过 严 格 的 笔 试 和 口 试 , 在 众 多 的 考 生 中 被 该 校 选 中 。 我 们 分 享 着 你 的 兴 奋 , 你 早 就 期 待 着 在 这 注 重 体 育 的 学 校 游 泳 、 赛 球 , 爸 爸妈妈也盼望 你 能 在 这 座 素 以 治 学 严 谨 、 风 气 良 好 、 注 重 孩 子 全 面 发 展 的 学 校 里 健 康 成 长 。 你 身 着 整 齐 的 校 服 , 戴 着红黑相间的 小 领 带 ,柔 软 的 头 发 被 风 轻 轻 撩 起 , 走 在 我 们 的 前 方 ,看起 来是 那 么 自 信 , 那 么 端 详 ,甚至 还 有 些 小 绅 士 的 气派呢 ! 这 就 是 我 们 那 个 淘 气 的 翻 天 覆 地 的 “ 孙 猴 子 ” 吗? 就是 那 个 一 天 到 晚 手 脚 永 不 安闲 的 “ 小 捣 蛋 ” 吗? 就是 那 个 漫 画 中 四 处 闯 祸 的 “ 疯 狂 的 丹 尼 斯 ” 吗? 我 和 爸 爸 用 眼 神互相询 问 着 , 眼 睛 中洋 溢 着 笑 意 , 胸 中 滚 过 一 股 股 幸 福 的 热 浪 。

 

 初 雨 过 后 的 石 板 地 上 , 响 着 你 清 脆 的 皮 鞋 蹬 蹬 声 ,妈妈的 眼 前 幻 化 出 一 幅 幅 图 像 ﹕ 黎阳初 照 , 一 个 英 俊 少 年 挥 棒 击 球 , 奔 跑 在 球 场 草 地 上 ; 长 青 藤 学 府 , 一 位勤奋 的 大 学 生 , 在 课 堂 上 与 教 授 滔 滔雄辩 , 暮 色 苍 茫 , 灯 下 挥 笔 疾 书 ; 一 位 谦 逊 宽 厚 的 青 年 , 对 人 生 充 满 热 爱 ,为社 会 和 公 众 服 务 , 成为主流 社 会 的 中 坚 ,为华 裔 增 光 , 幸 运 之神 照 耀 在 他 头 上 …

 

也 许 是妈妈的 偏 爱 , 第 一 眼看到 你 时 , 我 的 心 就 颤 动 了 。 多 么 好 看的 婴 儿 ,红红的 小 脸 , 浓 浓 的 头 发 ,圆圆的 小 腿 , 鼓 鼓 的 肚 子 , 你 满 身 洋 溢 着 健 康 与 生 命 。 在 那 震 撼 心 灵 的 一 剎 那间,妈妈被 巨 大 的 幸 福 感 包 围 了 , 这活泼 泼 的 小 生 命 难 道 是 我 们 创 造 出 来 的 ? 我 笨 拙 地 捧 着 你 , 你 睁 着 眼 睛 在 搜 索 着妈妈, 你 用柔嫩 的 肢 体 向 我 靠 近 , 我 从 未 体 验 过 的 巨 大 而 神 圣 的 责 任 感 也 同 时 降 临 在 心 中 。 这 柔 弱 的 小 生 命 , 是 我 携 你 来 到 世界上 , 可 怜 可 爱 的 小 东 西 ,妈妈要 用 全 部 的 爱 和 关 怀 来 照 顾 来 抚 育 来 指 引 你 成 长 。 你 的 到 来 , 对妈妈永 远是 刻 骨 铭 心 的 记 忆 , 不是吗? 几 小 时 前 那 惊 险 的 抢 救 , 那 痛 彻 心 脾 的 感 觉 , 医 生 的 消毒 器 具 , 毫 无 个 人 情 感 的 手 术 室 , 肌 肤 切 割 的 痛 楚 , 刀 剪 相碰 的 声 音 , 不 都 历 历 在 目 , 声 声 入 耳吗? 当 你 被 取 出 妈妈身 体 时 , 时 钟 正 指 在 清 晨 七 点 零 三 分 。突然间, 手 术 室 里 寂 无 声 响 , 医 生 和 护 士 全 部 屏 声 静 气 , 空 气 都 凝 结 住 了 。 那 几 十秒钟 的 静 默 ,妈妈被 焦 虑 恐 惧 占 据 了 ,十 月 怀 胎 的 期盼,春夏秋冬 , 我 和 爸 爸 多 少 次讨论 想象 着 你 的模 样 , 这 静 默 意 味 着 什 么 , 难 道是 麻 药 过 了量 … … 我 沉 浮 在 生 与 死 的 悬 念 中 , 天 地 仿 佛 停 止 , 我 的 呼 吸 也 静 止 了 , 直 到 你 清 脆 的 一 声 啼 哭 冲 破 了 黎 明 , 划 破 了 寂 静 , 手 术 室 里 欢 呼 起 来 , 我 热 泪 滚 滚 而 下 , 喜 极 而 泣 。 古 人 创 下 “ 刻 骨 铭 心 ” 的 成 语 , 妈妈此 刻 用 身 心和痛苦 体 验 到 它 的 定 义 。

 

北 京 协 和 医 院 金黄色 的 琉 璃 瓦 在 二 月 冰 冷 的 阳光 中 闪 烁 , 窗 外 仍 春 寒 料 峭 。 三 十 年 前 ,妈妈也 出 生 在 这 同 一块蔚 蓝 的 天 空 下 。 缘 于 鸭 绿 江 畔 的 烽 火 , 那 时 候 的 婴 儿 , 尚 在 襁 褓 , 朦朦胧胧之 中 , 就 被 冠 以 “ 抗美” “ 援 朝 ” “ 建 国 ” “ 立 功 ” 等雄纠 纠 气 昂 昂 的 名 字 ; 未 知 未 觉 之 前 , 就 被 授 予 “ 无 产阶级 革 命 接 班 人 ” 的 大 任 。 其 后 二 、 三 十 年 也 身 不 由 己 , 在 革 命 怒 潮 中翻滚 沉 浮 。 自 懂 事 起 , 他 们 的 字 典 中 , 温 情 就 是资 产阶级 之 情 , 人 道 等 同 反 动阶级 之 道 ; 父 母 之 爱 , 手足之 情 , 天 伦 之 乐 通 通是 封 资 修黑货 ; 他 们 的 思 想甚至 血 液 都 要 由 党 和 国 家 来 注 入 一 种 忠 诚 , 一 旦 党 需 要 他 们 赴 汤 蹈 火 , 他 们 要 随 时 与 亲 人 决 裂 , 与 父 母为敌 … 可 悲 的 是, 强 迫 他 们 献 出 忠 诚 的 人  却 是一 个 自 命为神 、 君 临 天 下 、 视 人 民 生 命 与 自 由为草 芥 的 独 裁 者 。 为了 他 胜 却 秦 皇 汉 武 的 “ 风 采 ” , 不 惜 从 中 国 大 地 上 抹 去 千 万 蚁 民 的 生 命 ;为了 他 的雄图 韬 略 , 帝 王 “ 风 骚 ” , 不 惜 让 亿 万 民 众 陷 入 万 劫 不 复 的 惨 境 …

          

痛 极 人 寰 ! 我 无 法 忘 记 听 说 在 一 个 中 学 校 园里 , 疯 狂 的 学 生 把 一 个 孕 妇 教 师 踢 得 流 产 大 出 血 , 昏 死 在 草 地 上 。 我 无 法 忘 记 在 我 们 帮 助 夏收的 北 京红星 人 民 公 社 , 失 去 理 智 的 人 群 曾 包 围 过 一 个 村 庄 , 发 誓 要 斩 草 除 根 , 杀 死 老 地 主 一 家 三 代 来 彻 底 消 灭 剥 削阶级 。 我 更 无 法 忘 记 , 一 九 六 九 年 七 、 八 月间, 正是红卫 兵 运 动 如 火 如 荼 之 际 , 一 位 小 业 主 或 是资 本 家 的 儿 子 , 见 父 母 被 毒 打 凌 辱 , 一 时 少 年 血 气 方 刚 , 抄 起 厨 刀 自 卫 或 拼 命 而 招 致 灭 门 之 灾 , 全 家 老 少 当 场 死 于 乱棒 之 下 。 崇 文 门 外缸瓦 市 ( 崇 尚 文 明 之 城 出 了 这 么 一 个 宁为玉 碎 , 不 作 瓦 全 的 铁 小 子 , 三 十 年 后 还 令 人 不 胜 稀 嘘 , 不 过 我 多 希 望 他 当 年 不 作 这 匹 夫 之 勇 而活到 今 天 呵 )

 

这 桩 阶级 报 复 血 案 的传单 一 时 被 渲染张贴 得 满 街 满 巷 。 “ 狗 崽 子 向 毛 主 席 的红卫 兵开 刀 了 ! ” “ 我 们 要 坚 决 镇 压 ! 毫 不 手 软 ! ” 于 是全 市 范 围 的 打 人 杀 人大开杀 戒 又 推上 新 的 高 峰 。 “红色 恐 怖 万 岁 ! ! ! ” 惊 叹 号 下 滴 着 殷红的 墨 汁 , 状如 人 血 。 唉 , 那 是个 什 么 世 道 呵 。妈妈当 时 只 有 十 几 岁 , 除 了 震 撼 , 血 液 里 还 奔 腾 过 愤 怒 , 胸 中 压 抑 着 同 情 ,( 其 实 多 数 人 都是 如 此 敢 怒 不 敢 言 ) 但 毕 竟 不 会 体 会 到 当 事 人 亲 属 那 种 痛 彻 心 肺 的 苦 难 , 而最可 怕 的是 在 血 泊 中 我 们 变 得 麻 木 的 灵 魂 。

小 宝 宝 , 你 知 道 吗? 每 一 个 婴 儿 都 是父 母 的 希 望 , 爷 爷 奶 奶 的 心 肝 , 家 庭 的珍宝 , 那 血 肉 连 心 的 感 觉 非 当 了 父 母 不 能 体 会 , 人 世间不 应 有 任 何 理 由 和 权 力 来 摧 毁 一 个 善 良 无 辜 的 家 庭 。 连 家 庭 都 无 法 立 足的 社 会 该是 一 个 多 么 残 酷 的 地 方 ! 可是 在 这 几 十 年 中 , 有 许 多 和 你 一 样 的活泼 泼 的 血 肉 之 躯 , 不 是被 剥 夺 了 生 的 权 利 , 就 是 一 生 下 来 就 成 为贱 民 , 带 着 被 侮 辱 被 损 害 的 烙 印 , 孤 苦 无 助 地 生 长 在阳光 照 耀 不 到 的 地 方 , 欢 乐 遗 忘 了 的 角 落 里 。 小 宝 宝 ,妈妈并 不 属 于 这 一 群 不 幸 的 人 , 我 的 生 命 也 并 没 有 什 么 大 起 大 落 , 大 悲 大 痛 。 或 许 在 别 人 眼 中 ,妈妈的 路 还 算 平 坦,甚至 还 算是 个 幸 运 儿 呢 ! 但 就 在 我 怀 着 你 的 这 九 个 月 中 , 对 一 个 小 生 命 的 期冀与盼望 使 我 常 处 于 激 情 之 中 , 每 日 都 在 浮 想 联 翩 。 我 知 道 , 当 你 长 大 以 后 , 中 国 的 文 化 大 革 命 将是 遥 远 东 方 国 家 的 一段被 历 史 淹 没 的 神 话 , 十 之 八 九 你 还 将 用 另 一 种 文 字 , 以 另 一 个 国 家 的 史 观 来 读 到 它 , 也 许 它 会 , 但 也 许 它 不 会 激 起 你 心 中 的 浪 潮 。 而 对 于妈妈, 它 则是 我 人 生 的 一 部 分 , 它 的 每 一 个 情 节 都 深 深 地 铭 刻 在 记 忆 中 …

我 无 法 忘 记 弥 漫 在 空 气 中 的 红色 恐 怖 , 许 多 颤 巍 巍 的 老 人 等 着 命 运 的 裁 决 , 有 时 他 们 的 生 死 就 取 决 于 几 个 狂 热 无 知 青 少 年 手 中 的 铜 头 皮 鞭 。 他 们 的 弥 天 大 罪 无 非 是﹕ 或是 因为年 轻 时勤劳 致 富 , 或是 出 国 留 学 ,或是叶落归根; 或是 追 随 共 产 党 闹 革 命 ; 或是 跟 错 了 人 , 站 错 了 队; 或是 用 心 血 浇 灌 祖 国 的 桃 李 ,却被指控毒害了下一代; 或是 写 下 辉 煌 巨 篇 留 得 丹 心 照 汗 青 ,却对人民造成“亡党”“亡国”的威胁。一瞬间举国上下,铁棍横飞,男女老少,无所适从。 我 无 法 忘 记 多 少 恩 爱 的夫 妻 , 在 大 难 临 头 , 复 巢 之 下 , 劳 燕 纷 飞 之 际 ,惨淡保 护 自 己 的 年 幼 儿 女 , 使 他 们 不 致 颠 沛流 离 。 我 无 法 忘 记 多 少 有 识 有 为之 士 , 就 因 不 甘 唯 唯 诺 诺 , 遭 来 杀 身 之 祸 , 牢 狱 之 灾 ,留 下 老 父 老 母 , 白 发 人 送黑发 人 ,

 

记 得 在 我 住 的那 条 街 上 , 有 一 位 八、 九 十 岁 老 太 太 被 斗 争 多 次 , 罪 名是 地 主 婆 , 她 斑 白 的 乱发 , 滴 着红蓝 墨 水 的 眼 睛 ,佝 偻 着 的 身材 , 无 形 中 , 我 也 把 她 当 成 了 怪 物 , 我 从 学 校  批 斗 老师校长的声讨会 回家  , 心 头 压 着 重 担 ,头上笼罩着阴云, 帮 着 父 母 把 海 外 亲 人和 家 中 过 去 的 老 照片 一 张 张 撕 毁 , 熊 熊 的 火 苗 吞 没 着 至 爱 亲 朋 的 音 容 笑 貌 。 听 街 上 小 孩 说老 太 太 倒 在 雨 地 中已 经 死 去 多 时 , 我 也 没 有 替 她 悲伤, 只 觉 得 震 撼 和吃惊, 希 望 这 种 灾 难 不 要 降 临 在 我 的 亲 人 头 上 。

 

只 有 在 今 天我自己为人 妻为人 母 之 后 , 我 才 醒 悟 到 ,这位被妖魔化了的老太太, 也 曾 用 青春 的 乳 汁 抚 育 过 自 己 的 儿 女 , 她 也 曾 和 我 一 样 , 是一 位 娇 好 和 幸 福 的 少 妇 , 这 样 手 无 寸 铁 , 风 烛 残 年 的 “ 敌 人 ” 怎 么 能 推 翻 无 产阶级 铁 的 专政。只有在今天我已屆中年時, 我 才 真 正 理 解 到 这 批 不 幸 的 人是 多 么 无 助 和 悲 哀 。 小 宝 宝 , 你 长 大 后 一 定 会 很 不 理 解 ,为什 么 中 国 人 这 么懦弱 ,为什 么 不 奋 身 抵 抗 ? 孩 子 , 你看过 尼 加 拉 大 瀑布吗? 一 个 大 时 代 蛮 荒 的洪流 那 样 千 军 万 马 冲 啸 而 来 时 , 任 何 人 如 想 反 叛 都 将 葬 身 其 中 的 。 我 搂 着 你 , 我 的 小 心 肝 , 我 不 能 想 像 这 样 的 悲 剧 会 发 生 在 自 己 身 上 , 可 它为什 么 却 发 生 在 千 千 万 万 的 同 胞 身 上 ? 而 千 千 万 万 的 人 沉 默 地 接 受 了 这 厄 运 , 反 抗 者 都 被 惨 烈 地 镇 压 下 去 。 今 天 我 当 了 母 亲 后 , 才 更 深 地 认 识 到 毁 灭 生 命 , 摧 毁 家 庭是 人 世间最 大 的 罪 恶 。

 

       “ 恍 如 隔 世 , 恍 如 隔 世 啊 ! ” 妈妈在 心 中 呼 唤 着 , 随 着 你 的 到 来 , 我 不 再 无 忧 无 虑 , 无 所 牵 挂 , 我 要 勇 敢 地 去 保 护 你 , 保 护 一 切 无 辜 的 生 命 , 我 要 努 力 让 这 世 界变 得 更 好 。 一 个 母 亲 的 天 职 , 不 仅是 爱 自 己 的 孩 子 , 而 且 也 要 教 自 己 的 孩 子 去 爱 这 个 世界。 小 宝 宝 , 随 着 你 的 成 长 , 我 将 用 你 的 童 心 去 重 新 认 识 世界, 我 们 的 生 命 将 更 加 丰 盛 , 更 加 完 满 , 可 以 说 , 你为我 们 揭开 了 人 生 的 另 一 章 , 更 善 更美的 一 章 。

 

可 爱 的 小 宝 宝 , 我 们 用 四 年 的 时间来 等 待 你 , 你 之 所 以 姗 姗 来 迟 , 是因为爸 爸妈妈要为你 奠 定 丰 富 的 精 神 文 化 基 础 和 优 厚 的 物 质 生活条 件 , 使 你 一 出 生 就 成 长 在 一 个 充 满科学 精 神 与 文 化  氛围 的 家 庭 中 , 沐 浴 阳光 雨 露 , 簇 拥 鲜 花 温 情 。 愿 你 成 为天 之 骄 子 , 愿 父 母 辛 苦 耕 耘 事 业 上 的 成 功 为你 铺 平 康 庄 大 道 。 当 妈妈在 荒 瘠 的 内 蒙 古 土 地 上 耕 种 时 , 在 崎 岖 的 山 路 上 攀 登 时 , 在湍 急 的 河 水 中 逆流 而 上 时 , 在 孤 寂 的 人 生 路 途 中 奋 力 前 行 时 , 我 心 中 就 有 这 么 一 条 康 庄 大 道 。妈妈的 生 命 中 有 过 山 穷 水 尽 疑 无 路 ,柳 暗 花 明 又 一 村 的 境 遇 ,你可能永远也不会理解我所经历的心灵巨大落差 。当 妈妈和 同 时 代 人 走 出黑暗 的 文 革 隧 道 , 又 来 到阳光普照 的 万 里 平 川 时 , 我 的 心 蕴 藏 了 巨 大 的 希 望 和 能 量 。

 

 “ God help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 ” ( 天 助 自 助 者 ), 这是 中 学 时 代 一 位 英 语 女 教 师 孙 为美老 师 教 给 我 的 西洋 谚 语 , 希 望 将 来 也 成为你 的 座 右 铭 之 一 。 小 娃 娃 , 我 和 爸 爸 都 深 信是 上 帝 使 我 们 这 两 个 来 自 不 同 文 化 不 同 国 度 不 同 语 言 的 理 想 主 义 者 相遇 而 结 合 , 等 你 长 大 识 字 时 , 我 将 用 最 动 人 的 文 字 ,为你 描 绘 出 父 母相遇相识 的 那 一 章 。

 

呵 ! 我 的 宝 宝 , 你 何 其 幸 运 , 一 出 世 就 在 温 柔之乡 , 一 降 生 就是 自 由 公 民 。 北 京 的 外 公 外 婆 遍 查 字 典 , 绞 尽 脑 汁为你 寻 找 好 听 吉 祥 的 名 字 。 远 在 加 拿 大 的 爷 爷 奶 奶 越洋电 话 频 频 , 深 怕 我 俩 在 医 院 出 意 外 。 谁 知 你 竟 在 浑 沌 世界流 连 忘 返 , 偏 偏 要 晚 十 几 天 , 硬 要 错 过 狗 年 才 翩 然 而 至 , 害 得 妈妈在 医 院 里 度 日 如 年 ,给你 准 备 的 小 狗 玩 具 也 要 改 头 换 面为小 猪 。 难 怪 中 国 这 边 的 舅 舅 讲 “ 好 小 子 , 我 们是 宁 当 猪 头 , 不 作 狗 尾 呀 !” 加 拿 大 的 伯 伯 姑 姑 也 在 电 话 里 戏 言 , 自 从 他 们 先 祖 一八六零 年 前 离 广 东 飘洋 出 海 后 , 在 国 外 繁 衍 五代 之 久 , 你 是 他 们 家 族 唯 一 “ Made in China ”( 中 国 制 造 ) 的 娃 娃, 身 分 不 菲 啊 !

 

 在 你 学 步 之 前 , 你 将 随 我 们 远 赴 加 国 , 不 知 在 你 记 忆 的 空间里 能 否 保 有 北 京 的 位 置 ? 妈妈只 希 望 你 长 大 后 要 记 住 和 关 注 你 出 生 的 地 方 , 这 是妈妈度 过 童 年 少 年 和 部 分 青 年 的 土 地 , 是值 得 怀 念 和 自 豪 的 土 地 , 是产 生 过 五 千 年 华 夏 文 明 的 土 地 。 这 片 土 地 抚 育 过 侠 义 热 肠 忠 贞 坚 忍 的 民 族 , 产 生 过 李 白 杜 甫 屈 原 陆 游祖 冲 之 等 无 数 的 诗 人、科学 家 和 文 学 家 。 我 有 很 多 的 故事 会 讲 给 你 听 , 在 这 片 古 老 的 土 地 上 , 人民有美好 的 回 忆 , 也 有 痛 苦 的 追 思 , 有 灿 烂 的 遗 产 , 也 有 沉 重 的 包 袱 。

 

 我 的 小 宝 宝 , 今 天 你 十 一 岁 了 , 我 们 正 在 这自 助 餐 厅 的 烛 光 晚 宴 上 。 你看, 邻 桌 那 个 胖 胖 的 小 男 孩 由 父 母 扶 着 正 在 学 步 , 他 兴 奋 地 迈 着圆滚 滚 的 小 腿 , 嘴 里 咕 噜 着为自 己 加 油 的 话 , 歪歪 倒 倒 地 在 走 , 你 越 担 心 他 就越 要 挣 脱 你 的 帮 助 , 引 来 多 少赞叹 的 眼 光 。昨 天 你 不 就 这 样吗? 你歪歪 倒 倒跌跌 撞 撞 用 步 伐 丈量 初 踏 上 的 北美大 地 , 从 芝 加 哥 到 麦 迪 森 、 从 蒙 特 利 尔 到 多 伦 多 、 从 卡 哥 瑞 到 温 哥 华 … 我 们 多 么 骄傲地 举 着 你 , 在 森 林 , 在 湖 泊 , 在 明 媚 的 蓝 空 下 , 在 灿 烂 的阳光 下 , 留 下 多 少 珍贵 的 像 片 。 我 由 心 中 赞美这 可 爱 的 娃 娃 , 感 谢 他 在 此 刻 出 现 在 我 面 前,使我能 重 温 十 年 前为你 写 下 的 诗 行 ﹕

 

自从我自己当上了妈妈,

天下的孩子我都喜欢,

那甜美的小脸,熟睡的姿态,

怎么就和我的儿子一模一样。

 

 小 东 西 蹒跚 学 步, 横 冲 直 撞 ,

常 使 爸 爸妈妈坠 入 欢 乐 的 海洋;

那 牙 牙 学 语 ,稚 声 童 腔 ,

能 把 整 个 家 庭 拥 上 幸 福 的云端 。

 

 啊 , 宝 贝 , 透 过 你 清 澈 明 亮 的 眼 睛 ,

我看见 了 上 帝 的 园田 。

自 从 你 来 临 世间,

我 对 人 生 的看法 都 起 了 改 变 。

 

昨 天 我 揽 镜 自赏 ,

 只 溺 爱 青春美艳 ,

今 天为了 你 我 愿 把 一 切 奉 献 。

昨 天 我 不 食 烟 火 ,

未 注 意人间 苦 难 ,

今 天 我 却为饥 荒 的 儿 童 洒 泪 。

 

生命不仅仅是为了自身,

也应该为了孩子,

为他们的健康、幸福而存在。

不论他们是我的、你的、他的,

还是黑的、白的、黄的,

孩子们都会一样地哭泣和欢笑,

都是一样的聪明和可爱。

 

哦 , 当 一 个妈妈 是多 么 幸 运 ,

怀 拥 爱 儿 就 像 拥 有整个宇 宙,

我相信 人 类 崇 高伟大 的 情 感 ,

必是 从 这 无 私 的 爱 中 发 祥 。

 

乐 乐 , 我 真 希 望 你 再 变 成 一 岁 时 的 样 子 , 让 我 再 把 你 带 大 一 次 , 我 在 心 中 对 儿 子 讲 。 初为人 父 母 , 难 免 放 纵 溺 爱 , 如 若 有 另 一 次 机 会 , 我 将 会 更 严 格 要 求 你 。 你是 个 可 爱 的 好 儿 子 , 自 信 独 立 聪 颖 上 进 , 但 与 之 俱 来 的 如 孪 生 子 般 的 缺 点 也 不 少 。 自 信 与 任 性 同 在 , 独 立 与 固 执 并 存 。妈妈想 循 循 善 诱 , 而 你 却 天 马 行 空 独 立 得 令 我 这 东 方 式 的 妈妈担 忧 , 真 怕 你 的 羽 翼 一 旦 丰 满 , 你 将 凌 空 而 去 。 爸 爸 在 西 方 长 大 , 对 此 有 较 理 性 的 认 识 , 他 经 常 把 报 纸 上 的 漫 画 剪 下 来 给 我 看, 我 才 发 现 这 些 烦 恼 与 不 安是 每 一 位 母 亲 都 经 历 过 的 , 太阳光 下 无 新 事 , 你 也 绝 不 是 个 例 外 。 在 东 西 文 化 撞 击 交 融 的 社 会 与 家 庭 中 , 我 不 可 能 期 待 一 个 对 父 母 言 听 计 从 的 乖 乖 仔 , 永 远 牵 着 我 的 手 走 路 。 小 鹤 ,振起 羽 翼 去 飞 吧 , 带 着 你 的 长 处 和 缺 点 一 点 点 去 飞 吧 , 你 会 在云端 中 找 到 方 向 。

 

 “妈妈” , 儿 子 打 断 了 我 的 沉 思 , “ 你 又 想 把 我 变 成 小 娃 娃 是 不是 ? ” 我 笑 了 起 来 , 你突然 煞 有介事 认 真 地 告诉 我 , “ 等 我 有 了 小 贝 贝 的 时 候 , 你 可 以 把 他 拿 走 , 这 样 你 就 可 以 天 天 抱 他 , 教 他 识 字 , 带 他 上 学 , 就 像 带 我 一 样 。 ” “ 乐 乐 , 你 觉 得妈妈能 胜 此 大 任 , 带 出 一 个 好 孩 子吗? 你 对妈妈满 意吗 ? ” “妈妈是世界上 最 好 的妈妈, 爸 爸 也是 , 我 是 一 个 幸 运 的 孩 子 , 所 以 我 要 把 我 的 小 娃 娃 送 给 你 们 。 ” 他 大 概 以为娃 娃是 可 以 转 送 的 礼 物 。

          

记 得 四 年 前 他 小 学 一 年 级 , 母 亲 节 那 天 他 从 学 校 带 回 一 串 泥 巴 作 的項链 , 手 工 彩 绘 成 红黄蓝 绿 白 五 种 颜 色 , 煞是 好看, 送 给 我 的贺 卡 上 写 着 “ Unlike other mothers , you are very kind .” ( 跟 别 的 妈妈不同 , 你 特别善良。)我 读 完 哈 哈 大 笑 , 领 情 之 际 试 图 纠 正 他 的 句 子 , 建 议 他 写 成 “ Like all the mothers,you are very kind.” 因 为在 我 那 时 的 思 路 中 , 我 更 想 强 调 的是 ﹕ “ 不 当 家 不 知 柴 米贵 , 不 养 儿 不 知 父 母 恩 。 可 怜 天 下 父 母 心 , 所 有 的妈妈都是 可 亲 可 爱 的 。 ” 可是 小 男 孩 坚 决 不 为所 动 , 他 说 那 不是 他 的 意 思 , 他 要 说 的是 他 的妈妈如 何 这 般地“ Special, Unique,Extraordinary。 ”以 他 那 时 的 英 语 汉 语 智 识 , 勉 强 弄 懂了 两 个 句 子有 所 不 同 , 但 他 仍 坚 持 自 己 的 原 句 — 可 见小男孩 固 执 之 一 斑 。

 

有 几 次 出 门 参 加 重 要 聚 会 , 他 还 提 醒 我 佩 戴 上 他 手 绘 的 彩 色 泥巴項链 。 现 在 他 长 大 了 , 完 全 明 白 了 他 的贺 词是 多 么 滑 稽 , 每 年 母 亲 节 或 我 的 生 日 时 , 这 个 “ Unlike other mothers… ” 就 成 了 我 们家 庭 戏 谑 的 温 馨 话 题 。

 

岁 月 飞 逝 , 小 宝 宝 , 你 长 得 这 么 快 , 我 一闭上 眼 睛 , 半 年 前 的 你 , 去 年 的 你 , 前 年 的 你 , 八岁 时 的 你 , 五 岁 时 的 你 , 就 一 下 子 涌 上 脑 海 。 生 命是 如 此美妙 , 从 呱 呱 坠 地 到 现 在 , 每 一 阶段 都是珍贵 的 。既 然 我 无 法 让 时 光 倒流也 无 法 让 时 钟 停 摆 , 那 么 就 让 我珍惜 和 把 握 目 前 的 光 阴 吧 。 你 这 棵 青 青 的 小 树 , 我 看着 你 一 天 天 拔 节 生 长 , 想 到 爸 爸 的 一 部 分 生 命 延 伸 在 你 身 上 , 我 生 命 的部分 基 因 也 在 你 血 液 中流 淌 , 但 愿 我 们 据 以为荣 的 善 良 与 忠 诚 , 热 情 与 智 慧 也 注 入 你 的 血 液 。祝福 你 , 小 儿 子 , 在 你 十 一 岁 生 日 之 际 , 让 妈妈的 笔倾注 出 无 尽 的 爱 , 这 爱 将 永 远 陪 伴 着 你 , 直 到 永 恒 。

加 拿 大 温 哥 华一九九四年二月


 

2012年02月03日 - 曹小莉 - 曹小莉的博客

  我可爱的儿子大学毕业了,他决定玩一年,随意工作挣点旅游的钱到亚洲和欧洲玩几个月。我和爸爸都觉得这主意不错,他才二十一岁,小学跳了一级,比别人先毕业一年。为了和别人同步,最好在考研究生之前让自己看看世界,以后要辛苦工作几十年,乘着这么好的花样年华好好休整一下,轻轻松松再考研究生。

 

2012年02月03日 - 曹小莉 - 曹小莉的博客

  美国南卡South Carolina,刚从开曼群岛归来,晒得黝黑,在这座仅次于芝加哥的全美第二位金融中心Charlotte街头闲逛浏览,品尝大西洋鲜美龙虾,下一站去芝加哥。

 

2012年02月03日 - 曹小莉 - 曹小莉的博客
 

 

在开曼群岛上度假。此时儿子已是法律系的学生,这是他的春假,难得与父母一起出门度十天假。
他第一次离开家在阿尔伯特大学读研究生,我们在风光如画的海岛上游泳、散步、跳舞,永难忘记的良辰美景。此刻身后是古巴乐队和歌手,我们在桑巴的乐曲中、在月光下跳舞喝酒。一家三口这样的度假以后不太容易了。他有他的朋友群,不会老是跟父母一起玩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