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曹小莉的博客

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

 
 
 

日志

 
 
关于我

今年一百岁,见证辛亥革命。

读一篇文章的感触  

2012-04-17 14:06: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一篇文章的感触

谢谢JIM邀请,可是我明天早已有安排,不能与你们聚会,抱歉,下次再去,来日方长。
其实我没有那么高的觉悟,以至说出“还是用爱来联系全世界吧”。

原因是我一目三十行地扫了一眼朋友送来的一篇文章,看到中国和苏俄之间为蒙古而打战死了许多将军和士兵,我就发出感言如下“文章很长,一目十行至几十行,大概意思看了看,战争死了这么多中国将兵,蒙古还是出去了,苏联造成的。“一将名成万骨枯。”“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国民政府死了这么多将军和士兵,苏联也死这么多将军和军人。斯大林是一个恶魔。中国人历经这样的革命,真是太惨烈了。”

现在也不知此篇有关外蒙独立前的血腥战场文章是否史实,只能就流血一点而引起联想。

我们从小就是被填鸭式政治灌输长大,被歪曲的历史洗脑,被阶级仇恨熏陶,成就了扭曲的双重人格和奴化顺从的性格,应当在基督教爱的文化中把我们身上的毒素浸洗掉。

于是想起刘再复和李泽厚合著的《告别革命》一书,(有幸在九十年代蒙刘再复教授赐书一本,时时阅读。)就觉得什么革命,什么主义,真是害死人,什么都比不得让天下太平,让老百姓安居乐业,不要宣传鼓动斗争、暴力、专制,而是要宣传爱、和平、公正才好。

下午和一位智慧的老人,一位热爱生命充满激情的基督教诗人的交谈,使我写了给你们的感想,但不表明我已经受到基督的召唤。谢谢JIM多年来对我的呼唤,你的真诚令我感动,我对基督的感情必须来自内心深处,我知道这一天尚未到来。我在这个神殿的花园外围,已经尝到了一定的喜乐。

周六赏樱我也不能去了,家中已经有其他的事情要作。祝去的朋友们联谊愉快。
小莉

 小莉的感言-From Jim

小莉这篇感言的首句“还是用爱来联系全世界吧”,和收尾“他对生死持着这样超然的态度,回到天家,回到天父那儿去,一切是如此美好。”是描述这位老人一生所追求和末了所向往的,进入上帝愛的永恒国度的"点睛"之句。但是,如果一个人即使知道有那位“天父”的存在,但卻不想接近祂,认识祂,和祂发生关系,这位賜人“自由意志”者是从来不违背自己原则而勉强人的,所以到了一个人的末了,祂也不认识你,你就与祂的永恒无缘了。这就是我从心底愿意我所愛的每个朋友都能跟祂有缘的原因。
让我们一起来认识祂吧!就在明天晚上--我们等着你!
Jim 胡


这种大大的字体,阅读起来舒服多了,近2年来自感视力衰退厉害,尽量约束上网时间。
小莉率真、直白、深刻的感悟,让我动情。我过去对于“是”和“非”比较在乎,现在虽然也会思考,但更多是对信仰的求索和领悟,对“平和”与“喜乐”的向往和追求,目前自觉差距仍然巨大,努力学习吧。

本周六如果天气好的话,我们大家都去女皇公园赏樱见面吧,珍惜这大好春光!人生苦短。
陆依言

 

还是用爱来联系全世界吧。国家社会是人组成的,人的福祉是最重要的。想起几年来去过的加勒比诸国和海岛,基本没卷进两次世界大战,也没什么内战,人们不也活得挺好吗。一小部分华人在那儿从十九世纪中叶到二十世纪中叶,历经百年,休养安息,后代几乎都迁移到主要英语国家安居乐业,这真是幸运。他们一生与革命和主义无关,只是生活和建设家庭,在历史的长河里,这批中国人避乱了一百五十年,真是祖先的修行啊。

我正在为一个加拿大土生华裔作家翻译话剧《亚洲的女皇》,沉浸在二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温哥华唐人街情景,有时真是泪沾衣襟。

今天和阿冠去散步赏樱,顺道在西区一老年中心浏览,遇上多年前有一面之交的老诗人。无独有偶,他的父亲就是当年太平洋船队的船长,他几岁时就看着《女皇》轮船进出温哥华港,当年的华人移民很多乘此船来到加拿大。他是挪威后裔,生于温哥华,他父亲是挪威人加拿大船长,他爷爷在挪威就是船长,聊了许多移民的事。

他的生平得意之作,是几首其他诗歌,写给他父亲和母亲的,《给船长和她的妻子》,还有和特雷莎修女通话后写的《和平》,肯尼迪遇刺后写的《兄弟》,以后我把这些译成中文,和朋友们共赏。八年前他请我俩去他家,给过我白宫给他的赞赏的拷贝,岁月匆匆,认识的人多,很少想起去再看望他,尽管住在不远处。这么多年后又再见面,我想以后应当多见见这些加拿大老人,他们一生的经历就是留给我们新来移民的财富。

在自己人的圈子里,思维近亲繁殖,不免缺少活力。今天遇见这位基督徒的喜爱写诗的人,又感受到信仰给人的力量。我认识的阿拉伯人,印度人,东欧人,北美人,并不是同一个宗教,但我看到有信仰的人比较喜乐和平和。

今天老人兴致极高,为我们背诵他写的诗歌。其中一首令我泪流满面,原来他是出生一九二九年,这首诗是他看望他一位同年好友弥留时写下的,并应约在她的葬礼上作了朗读,写诗地点是在中央医院的深切护理病房,而这正是过去几天我妈妈住院之处,昨日她才拖着病体回家,而且我的妈妈也是一九二九年出生,和老诗人同年。就像秋冬的树叶,总会飘零而下,人生世世代代如此。

他对生死持着这样超然的态度,回到天家,回到天父那儿去,一切是如此美好。他一边念,我一边为他作出同声翻译,阿冠立即用笔写了下来,抄送于此。

Time to leave
Now is the time for me to leave.
Please do not weep or grieve.
My love is for my friends and family,
For this is one's greatest victory.
My life has been long and true,
Now dear lord I want to be with you.

回来之后,想到以后无论有什么人生感触,总有一批朋友可以共同分享和影响,我心中不仅充满一种温暖之情。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